随着《黑寡妇》等片的推迟上映,《旺达幻视》成为“漫威宇宙”第四阶段计划新作中率先亮相的一部衍生剧。

这部剧集首次聚焦于颇有人气的“幻红CP”,这是复仇者联盟成员“幻视”与绯红女巫“旺达”之间令人唏嘘的爱情故事。

终局之战落幕,女主旺达失去爱人之后,悲伤无比,在西景镇用魔法创造了一个由她掌控的世界。在这里,她与幻视终于过上看似幸福的生活。

《旺达幻视》目前已经播出8集,口碑不俗。豆瓣上5.6万人给出9.2的高分,国外烂番茄也有92%的新鲜度。

“小蜘蛛”汤姆·赫兰德在社交网络发言:“这是我看过的漫威影业的影视作品中最喜欢的一个。我完全爱这个剧。”

《旺达幻视》是漫威在2021年给出的第一个惊喜。它的最后一集仍值得期待,因为有太多的谜团需要揭开。

漫威的故事讲不完,由电视剧来继续讲述番外的各英雄故事,其实开拓了一片更大的想象空间。《旺达幻视》这一次与X战警的梦幻联动,就是一个例子。

更广阔的多元宇宙空间,更丰富的人物故事线,《旺达幻视》的成功,让漫威宇宙在电视屏幕上,再一次爆炸。

黑白画面、充满年代感的着装、4:3的屏幕比例,还有时不时出现的观众笑声……前两集透露着浓浓的复古风味。

为了表达对电视黄金年代的致敬,导演和制片人还专门请教了当时的电视明星,逼线年代的拍摄场景。

顶着一头浪、穿着碎花洋裙的旺达俨然一位家庭主妇,用魔法操持家务,仿佛就是《家有仙妻》中的女巫妻子;

在她全家被轰炸的那个夜晚,一家人正其乐融融地观看情景剧《迪克·范·戴克秀》。夫妻分床而睡的喜剧画面,还留在小旺达的脑海里,并被她与爱人重新演绎。

“幻红CP”看似发糖,欢乐地演绎美国上世纪家庭生活里的各种趣事。但这份欢乐更像是“以乐景写哀情”,糖里全是玻璃渣。

比如旺达用魔法烹饪时,飞着的盘子突然把幻视的头砸碎了。旺达调侃道:“我丈夫和他敲不烂的脑袋。”

主角夫妇招待应邀前来的上司夫妇,上司在饭桌上逼问两人的故事、为何搬来这里。

旺达陷入迷茫之中,气氛变得紧张。这时,上司突然被噎住,他的妻子噙着眼泪向旺达不停地求助:“停下……”

这段情节惊悚骇人,也让人生疑:女主角究竟是为何搬到这里?男主为何死而复生?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从下水道会钻出一个神秘养蜂人?为什么收音机里突然传来呼唤旺达的声音?为什么黑白的画面中闯入彩色的无人机,上面还有天剑局的标志?

电视秀,只是一个“戏中戏”,它既是女主角幻想出来的境地,又连接着现实中天剑局对她的监测。

现在我们知道,这一切还是女巫阿加莎·哈克尼斯所导演的——这个神秘的女巫在监视器后主导着剧情的发生。

而这个快银并非《复联2》中的演员亚伦·泰勒-约翰逊,而是“X战警”系列里埃文·彼得斯版本的快银。

编剧的这个创新,让观众们陷入疯狂:快银的加入更让人看到漫威宇宙与X战警宇宙融合的希望。

她有着凄惨的身世,曾被当作实验对象关着,加入复仇者联盟以后又失去了亲弟弟,最终还痛失所爱。

小时候,一声巨响击碎了全家温馨的时光。在《复联2》中,快银痛苦地回忆了那噩梦般的两天。

炸弹让整栋楼倒塌后,姐弟俩躲在床底下。第二颗炸弹在他们面前,上面印着“斯塔克”。

“它就在那静静呆着,离我们只有三英尺……我们等托尼斯塔克杀我们,等了两天。”

十岁,她失去了父母。红灯不断闪烁的隐喻也出现在第一集的幻想中,就是那个斯塔克工业出品的异常面包机。

童年的创伤要用一生去治愈。旺达也把自己和幻视的重逢,放在儿时看过的戏剧里,逗乐背后埋藏着一生难愈的悲伤。

在索科维亚之战中,快银满身子弹地倒在了战场上,失去至亲的旺达彻底沦为孤身一人。那时的旺达仿佛不断地被海浪击倒,像要被淹死之人。

所幸因为复仇者联盟,她结识了幻视。在苏格兰的那个潇潇雨夜,他们明确彼此的心迹。

弗洛伊德曾在《创造性作家与白日梦》中提出,孩童在游戏和玩耍中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当人们长大后,以创造幻想代替游戏。在幻想中,“白日梦者”重新获得他在幸福童年曾拥有过的东西,如庇护他的家庭、疼爱他的双亲等。

普通人通过幻想来建造空中楼阁,重新获得幸福,而拥有混沌魔法的旺达则直接将幻想中的世界变为现实。

旺达来到西景镇,看着幻视在地图上的留言:“我们可以在这终老。”旺达崩溃了。

很早就有观众猜测,片名并非“Wanda and Vision”,“Vision”一词一语双关,旺达与幻视或许只是令人悲伤的幻象。

从2008年的《钢铁侠》开始,漫威用11年时间谋篇布局,用20多部超级英雄电影构建了恢宏壮阔的电影宇宙。

最后在有泪有笑有燃的终局之战中,观众对超级英雄们的狂热和回忆得到了全部宣泄。《复联4》全球票房登顶影史冠军宝座。

超级英雄电影是不折不扣的爆米花电影,影迷们对它的许多套路其实早就谙熟于心。

但看上几部漫威电影以后,还是会忍不住牵挂那些永远不可能出现在生活中的英雄们:钢铁侠、美国队长、雷神、无敌浩克、黑寡妇、鹰眼……这些面孔在十年里不时地出现在独立电影或者《复仇者》系列中,互有关联。

也许各有所爱,或各有所厌,但总会有人因为某个英雄,而无法拒绝整个漫威宇宙。

这些超级英雄并非都是伟光正的完美偶像,他们有血有肉,在褪去英雄光环以后,有普通人的生活和情感。

让很多人难以忘怀的,不只是炫酷无比的打斗和令人热血沸腾的绝地爆发,还有那些触动爆发按钮的悲情时刻。

比如,托尼如何克服内心的焦虑和恐惧,即便没有机甲,也是真正的钢铁侠;绿巨人如何不断压制身体的愤怒,让理智主导巨大的力量;雷神怎样不再依赖雷神之锤和阿斯加德的光环,从失去一切中重新站起来……

这样的精神内核就像托尼曾对小蜘蛛说的:“如果失去了这件战衣你什么都不是,那你就不配拥有它。”

英雄们也有各种各样的缺陷,他们也曾陷入一蹶不振。这种内心的恐惧与脆弱也是人类的共性之一,他们拥有超人的能力,也面对人类的痛苦,观众自然会为角色的成长与勇敢而深受鼓舞。

我们感动于美国队长为了拯救美国,载着绑满炸弹的飞机驶向无人的冰面,再也赶不上和卡特的约会,那是一段错过70年的遗憾;

我们感动于黑寡妇和鹰眼为了夺取灵魂宝石的争相赴死,那是不惜一切代价的舍生取义。

“父子、殉难的英雄、命途多舛的恋人、国王的死亡……这些故事教给我们一些简单的道理,狂妄自大的危险,谦虚礼让的好处。这些实际上不过是普通人的普通事,但我们偏偏爱它们。”

亲情、爱情、友情,还有和平与正义。对这些人类美好情感和理念的珍惜与守护,不断交织在漫威宇宙的超级英雄史诗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