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莫德里奇是克罗地亚毋庸置疑的NO.1,金球奖和世界足球先生的荣誉拔高了他的定位,曾几何时,前辈达沃·苏克是他心里的一道光。

从履历上说,皇马和阿森纳这类豪门都收藏过他足底的风霜,并且与球王马拉多纳在塞维利亚并肩作战过;

从荣誉上说,6次荣膺克罗地亚足球先生的他捧起过西甲、欧冠、丰田杯冠军,当然最吸引人的线年世界杯上,在克罗地亚缔造黑马奇迹之极,技压群雄的苏克斩获了世界杯金靴。

能够见证、拥有和收藏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这是克罗地亚球迷毕竟的幸福,口口相传过关于苏克制造的独家记忆,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在罗纳尔多、巴斯、博格坎普、维埃里等顶级巨星群中抢走风头。

苏克出生在一个体育世家,父亲是小有名气的铅球选手,母亲是前南斯拉夫的篮球运动员,姐姐和舅舅则是国字号的排球健将,在家族的熏陶下,苏克对体育情有独钟并不稀奇,只不过他对足球更为上心。

他每天坚持跑5公里去看家乡俱乐部奥西耶克的日常训练,此外,前南斯拉夫良好的足球氛围和优质的造星计划让众多怀揣职业足球梦想的少年扬名天下。

1987年世青赛就是苏克锋芒毕露的舞台,拿下最佳射手的他是前南斯拉夫国青捧杯的第一功臣,即使阵中云集了普罗辛斯基、米哈伊洛维奇、米贾托维奇等青年才俊,但凭借6场6球表现穿走金靴的苏克更早地实现了出名要趁早。事实上在三年后的欧青赛上,打入6球的苏克再次充当了克罗地亚救世主的光环,亚军的身份实至名归。

入选南斯拉夫国家队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就像他从家乡球队奥西耶克跻身到豪门萨格勒布迪纳摩的轨迹一样,美中不足的是,在1990年世界杯上的苏克只是一个在替补席扮演观众的边缘人。虽然在克罗地亚同龄球员中大有一览众山小的姿势,但在成年人国家队,羽翼渐丰的苏克尚不具备挑大梁的资格。

来日方长对天才而言并不是一个沉重和久远的话题,其实若不是南斯拉夫内战,苏克的「留洋」的时间要提早一些,毕竟当时已经有一种声音认为克罗地亚球星是「力量和技术的完美结合体」。

塞维利亚是苏克登陆欧洲的第一站,他经历过水土不服的困境,第一个赛季进球只有6个,他也释放过谁与争锋的霸气,第二个赛季发挥大腿效应的他就让队友兼偶像马拉多纳相形见绌,第三个赛季曾与罗马里奥在西甲金靴上争得不可开交。据统计五个赛季出场177次打进86球,苏克稳坐塞维利亚队史射手榜第四名交椅。

难怪,2016年的苏克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我踢过了三届世界杯,也在皇马这样的俱乐部效力过,但萨格勒布迪纳摩和塞维利亚在我心中很特别。”

之所以「特别」,其一是塞维利亚主席承诺苏克每打进一球奖励一次甜瓜,其二是塞维利亚真正让外界见识到苏克那只会拉小提琴的左脚。可惜的是,实力有限的塞维利亚并不能更早地成全苏克在欧冠平台上展现自己的射手属性。

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克罗地亚国家队为苏克提供更具话题效应和明星光环的舞台,在1996年的欧锦赛上,苏克的吊射让丹麦的施梅切尔黯然失色,拉球摆脱又让德国的科普克狼狈不堪,4场比赛打进3球的他个人英雄主义一览无余,其实在欧预赛上的苏克就小试牛刀,以12球斩获最佳射手。

苏克牵手皇马,源自实力使然,甚至有相见恨晚的即视感,毕竟无论在国家队还是在俱乐部,苏克一点没有拖后腿。被卡佩罗赏识的克罗地亚球星在伯纳乌无缝对接,第一个赛季就打进24球,捧起了西甲冠军,值得一提的是,他在皇马生涯的第一球则是在对阵巴萨的西班牙国家德比。

开了好头的苏克并不意味着一帆风顺,他曾因为和米贾托维奇不传球给劳尔被卡佩罗当面训斥过,此外在皇马处于被动或落后是,意大利人会经常换下在速度和突破方面欠缺的的苏克。

而在卡佩罗下课后,继任者海因克斯对苏克并不感冒,1997-98赛季中他只在豪华锋线粒进球是职业生涯的最低谷,纵然皇马时隔32年捧起欧冠冠军,但英雄的头衔却送给了苏克的好友——进球功臣米贾托维奇。

谁都没有料到在皇马失意一个赛季的苏克会在1998年的法兰西之夏制造奇迹。

小组赛首战牙买加,打进锦上添花的一球,次战世界杯新军日本,巧射得分,输给强大的阿根廷后,克罗地亚顺利以小组第二的成绩杀入淘汰赛,或许这是预料中的剧情,但苏克的好戏其实才刚刚开始。

1/8决赛点球制胜罗马尼亚,1/4决赛复仇德国,遗憾的是,在对阵东道主法国的半决赛中,为克罗地亚拿到领先优势的苏克却无力改变被淘汰的结局,因为有一个叫图拉姆的球员铁树开花,梅开二度。

输给东道主不是意外,更不是缺憾,毕竟7场6球的苏克已经用梦幻的左脚极致地帮助「年轻」的克罗地亚创造历史。某种程度上,所谓的意外之喜是苏克为国争光的执念,也是克罗地亚足球被真正认知和重视的开始。

曾几何时,南斯拉夫内战总是轻易唤起流离失所的人脆弱的心,只是苏克以足球的名义在绿茵世界上演绎了一个人的战争。他在1998年金球奖评选中排名位居第二,输给了齐达内,这已然是个人价值最极致的释放。

后来,莫德里奇领军的克罗地亚国家队在2018年世界杯上更上一层楼,但苏克脚尖的梦幻并没有被时间疏远,他依然被球迷视为「永恒的英雄」,蝉联克罗地亚足协主席大概是温柔岁月的最恰当方式。

崇尚美丽足球的温格签了下优雅的苏克,虽然出场22次打进8球的他并没有被9号球衣魔咒困扰,但至多体验了一个喜忧参半的赛季。他曾在对阵桑德兰的比赛中临摹了自己左脚吊射的唯美弧线,他第一次为阿森纳出场就罚失了点球,也曾在对阵加拉塔萨雷的联盟杯决赛中在点球大战中重蹈覆辙。

原本志在阿森纳退役的克罗地亚球星只是海布里的匆匆过客,对他赏识的温格却将首发机会和上场时间倾斜在博格坎普、亨利以及卡努身上,被甩卖到西汉姆联听起来残忍,但其实也是一种成全——“我真的喜欢伦敦,我不太想离开英超。”

在西汉姆联,苏克制造美好瞬间寥寥无几,印象最深的是对阵旧主阿森纳时的反戈一击,11场2球的数据显然无法抢走迪卡尼奥的风头,于是苏克又在慕尼黑1860寻找归属感,2002年11月在慕尼黑1860击败比勒菲尔德的比赛中,苏克打进了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进球,6个月后他宣布退役。

其实,苏克之所以能与1860牵手,也不过是为了在韩日世界杯之前找一个维持身体状态的平台,悲催的是,在慕尼黑1860他没有偏安一隅的执念,而在最后一届世界杯上他只是被定义成出场仅仅690分钟的老将,与四年前如日中天的自己相去甚远。这大概就是岁月这把刀的锋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